梓燼

軽々しく命を見てる僕らは命に嫌われている。

原帳號遺失,之前的坑我會慢慢用這個帳號填。
原帳號名稱:梓燼【沒有鬼切的我選择狗带】http://yeshangyuan.lofter.com

突然吃起了善逸無差別,善逸有辣麼好--(雙手畫大圓比劃


表面雖然懦弱膽小又愛哭,實際上卻是一個溫柔又強大的人。


短髮看起來很普通,可是長髮馬尾的31我特馬的嗑爆!!!!


上一個這麼戳我萌點的還是轟爆呢……


除了路人善,善路人以及無慘善以外都可以!


善善那--麼好吃!


善伊,炭善,善炭,宇善,還有杏善都好棒啊wwww


原本其實完全不想看鬼滅,堅持了3個月結果被一張長髮柱善給迷到不要不要的……


啊,真香。


改天摸個小番外。


恐懼

人生其實是一趟痛苦的旅程。


活著是一種疼痛。


因為這是在邁向死亡之前的過程。


希望也是一種疼痛。


因為最終化為絕望。


溫柔亦是疼痛。


因為那是不屬於你的。


正因為我們活著,才會如此溫暖,但溫暖也是一種疼痛。


他人即地獄,愛亦是地獄。


沉淪於愛,毀滅於愛。


也許從一開始,心靈就已扭曲變形。


不知為何……從某個時候開始,就害怕他人的注視。


一直一直被他人注視著,不知為何,非常地不安以及恐懼混雜著憤怒,瞬間情緒都糾纏著,錯綜複雜。


恐懼恐懼恐懼我沒有錯可怕可怕可怕別看了害怕害怕害怕別再注視著我啊啊啊討厭討厭討厭為什麼一直看著我不要不要不要別逼我走開走開走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恐懼的,到底、是什麼呢?


為什麼……為什麼沒有小太陽禮裝?!

阿梓心疼的抱住圓圓的自己QAQQQQ

……為什麼阿梓喜歡的太太/大大全都木有更新……?


完全不想動筆。


累。


渾渾噩噩地活著,終有一天心靈會死。


【扉間】短篇【君死勿給】

借用了與謝野小姐姐的有能力名字,不過我比較喜歡【君死勿給】,雖然說翻譯過來應該是【你不要死】
並非套用文豪異能梗。
有可能是刀?
廢狗稿子莫名其妙不見了的我打算開個新開頭,放棄溫馨風。
板瓦佛都有私設,誰叫AB真的沒給詳細人設。
意識流的小學生文筆。

“千手家的孩子,可不能隨便認輸。” 父親的教誨仍縈繞在耳邊,可是那魁梧的身影早已消逝許久了。

年幼無知的孩童已經成長為能與父親並肩作戰的成人,但為他遮風避雨的人已經倒下,在土壤中靜靜地安眠。

“扉間哥!扉間哥,下次、板間想要帶瓦間還有柱間哥,我們一起來祭典看煙火,約好了哦!”

小小的孩童朝著白髮的男孩訴說著小小的願望,臉上滿是期待和盼望,笑容燦爛。

“板間!”

--被找到的孩子,失去了頭顱。

“扉間哥……你還好嗎?”

貼心而細膩的淺棕髪孩子看向自己可靠的二哥,遞上一杯清涼的水,有些擔憂的詢問著,畢竟自從母親逝世後,是比他稍大一些的兄長開始照顧支撐著家裡的生活運轉,教養自己與年幼的板間。

“……瓦間是個合格的忍者。”平靜但眼神難掩悲傷的父親。

“他才七歲!……連完整的屍身都找不回來,甚至沒辦法拼湊回來!”悲憤而激動的兄長,脫口而出的話,父親會生氣的。

擋在暴怒的父親面前勸慰父親的自己,“父親,兄長只是被悲傷充暈了腦子才說話不經大腦的,請原諒他的激動……”

--棺木裡只有少少幾塊殘缺不全的屍身碎塊。

殺死斑以後,迅速衰弱的兄長,纏綿病榻,面容枯槁,彷彿斷絕生機的樹木,隨著時間快速的被風給侵蝕。

--失去了天啟的兄長,就這麼於病榻上死去。

萬家燈火通明的景色,失去的,曾擁有過的,埋葬於時光的長河中,此時卻又一一浮現,歷歷在目。

身為二代火影,他的責任還很多,要處理的事務太多太多了,多到他都已經快要遺忘了曾經微小的心願,小小的盼望,那是多麼渺小而又巨大的期盼。

【下次,明年的這個時候,我們再一起來祭典看煙火。】

要處理的事物還很多,尚未健全的規範,尚未完成的村子。還不行倒下,兄長的願望,【木葉】還沒有完成……

但是……他真的累了。

人若是一成不變,那心比身更先死去。

從火影樓窗口往下望,外面一片燈火通明,人們在各地涌動,迎面而來的風隱約帶來了歡樂且熱鬧的人聲。

天黑了,夜深了。

扉間閉上了那雙緋紅的眼眸,在這個夜裡難得失控了幾分鐘。

回憶在洶湧的翻騰,就這樣,就這樣吧,就讓我短暫的停留一下。

在一下下,再一下下就好,很快的,我會繼續把那些事務處理好,但是現在,就讓我休息一下。

等休息好了,他還是那個冷酷無情,機關算盡的二代火影。

……那個時候,為什麼他說不出口,為什麼那句話一直說不出口呢?

--倒在病榻上的男人。

【你不要死。】就算是卑微的請求,也希望你能活著……

看著逐漸喪失生機的兄長,這句話,這份心意亦無法訴說,無法傳達。

……最後只有自己了。

扉間的廢狗生涯,第一章還有設定,被我勿刪了……尼瑪。


這賭爛的心情……


更糟糕的是,我想不起來完整內容@@


躺倒裝死


有沒有太太或大手願意畫這個梗,渣渣不會畫畫,想吃糧。
圖片截自臉書本人與ZZ大大的對話。

大江山少女三人組,鬼王有雙少女般的腿。

【貓箱】

意識流,只是做了一個夢,難以忘懷的夢。
夢裡的小男孩穿着華麗的即位禮服,卻自願成為犧牲者。
向那個無名的男孩致敬。

遙遠的地方,無法觸及的你。

我……身在地獄。

某個魔女出現了,簽下惡魔契約,從此之後我變不再是【我】。

小小的貓箱,小小的國王將自己與災厄鎖進了貓箱。

那只是一個小小的孩子,小小的君主。

來不及長大變即將凋零的花。

在覆滅世界危害國家的災難面前挺身而出,尚在花苞的,小小的花。

在眾人退避唯恐不及的時候,自願的獻身。

“我看到了,這是唯一的方法。”

沒有人願意的祭品,被他填補了。

最後的最後,他會不會做著美好的夢,會不會在貓箱裡面瘋狂,箱子裡的貓,最後會變成什麼模樣呢?

沒有人知曉,也無人記憶,

留在壁畫上的,只有那小小國王的背影,

雖然已經被時間和風雨磨損破壞到殘缺,

但是那份心意,那一份迫切的渴望,那天晚上的微笑與淚水,以及那個人的獻身……

絕不是虛構的,也非是毫無意義的。

哪怕那只是微小而孱弱的星光,亦是照亮人們道路的希望。

be·你心裡微小的火光。

沉船,為什麼4狂傻……

【記梗,文豪扉間的憂鬱】

記梗,文豪扉間的憂鬱


平行世界的我居然是文豪?!


等等,你什麼時候去入了希望教?


什麼叫做平行的我居然不懂的文字之美?!!


規律的忍術,多樣的研發,這才是智力之間的火花碰撞!


(突然想寫文豪扉×四戰扉的摩擦,但是文筆爆爛寫不出想要的感覺……記梗。


下面片段,文豪扉間對平行世界的感想。


這裡是荒原,人們的思想被壓抑著,侷限著,拘泥於種種規範。


相較於其他世界線,這裡可以說是一片荒蕪的沙之大地。


沒有優美的詩詞歌賦,全是庸俗的,沾滿脂粉氣的淫詩豔曲。


不是因為思想碰撞而出的閃耀火花,


不是人與人交織而成的瑰麗故事,


更不是在光陰歲月蹉跎後仍然散發的細小微弱卻無法忽視的希望光芒。


彷彿有雙看不見的無形之手在操弄著,每當有人即將散發出璀璨的光之時便被早早扼殺。


美麗的花,來不及盛開綻放,便凋零枯萎。


你知道嗎,很多美麗的花,不再開了,於是大地便成為了荒蕪。


而那些被打磨而成的寶石,卻只是充滿了匠氣。


精心打磨,但是打磨石頭使其成為寶石美玉的人卻不知曉正確的方式,使其成為了一個個造型美麗優雅,卻毫無內涵的裝飾。


美則美矣,卻只是暮氣沉沉。


毫無靈性可言。


這裡,是荒蕪。